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 > 国内 > 正文

王励弘:从副驾到企业掌舵人

互联网 2020-01-10 16:00

2020年第一周,青少儿英语教育机构瑞思教育任命董事会主席王励弘为新任CEO。这是瑞思教育纳斯达克上市以来首次换帅。

据悉,作为多年的职业投资人,王励弘参与了多家投资企业的战略制定、团队建设、收购兼并等多项业务。同时,她对教育行业也不陌生。2013年9月,王励弘来到贝恩资本投资的瑞思教育担任董事。2017年10月,瑞思在美上市,王励弘被任命为董事会主席。谈及此次任命,王励弘表示,过去,她作为投资人是坐在副驾看地图的人,现在,做企业是要真正成为掌舵的人。

过去13年里,贝恩在教育领域投出了金宝贝和瑞思英语两大品牌。从2炸金花游戏011年参投到2016年退出,五年间,金宝贝突飞猛进,一跃成为国内头部早教机构之一。自2013年由贝恩资本控股,瑞思英语发展至今已成为美股上市公司,营收额从2013年的3亿元发展至2019年前三季度的11亿元。

相较前几年风口浪尖、资本涌入而言,2019年,资本进一步回归理性,更加看重商业模式的验证。王励弘认为,很多教育企业面临的挑战主要来自两方面。

首先,从监管的角度而言,校区面积、消防标准、教师资质等各方面,都需要教培机构合规,合规之下,教培机构的运营压力会增大。“以前可以一次性收一年培训费,教培机构可以快速实现盈亏平衡,进行扩张。现在,收费不能超过三个月,学费可能刚刚够校区健康运营,如果依旧激进地进行扩张,便可能会出现资金链脱节的问题。”王励弘说。

其次,获客成本越来越高,如果产品和服务无法满足家长需要,很难形成续费,也就无法实现规模经济,倒逼教培机构不断提升自己的产品与服务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资本愈发谨慎,首先是对烧钱的模式产生了巨大的怀疑,大家越来越认识到,资本本身是烧不出价值的。其次,互联网流量越来越贵,红利消失的情况下,大家开始反思,冲动性地用互联网模式做教育是不是合理。

王励弘认为,“过去几年,很多人趁着风口冲进来,团队都比较浮躁。未来一段时间,投资领域对于教育会比较理智和谨慎,教育企业只有深耕课程产品、深耕服务,回归教育本质做好教育,才能获得良性发展。”

在王励弘看来,比起瑞思教育成立时的2007年,现在的中国教育市场已经更为广阔和深入。如今中国家庭在课外教育上的投入已达每年7000亿~8000亿元,并且还在以每年20%~30%的速度持续增长。王励弘认为,素质教育的必要性已经不言自明,未来素质教育赛道或将更加细分。比如英语、语文、数学、体育、艺术这些学科也会进一步分类。以体育为例,橄榄球、射箭等这些细分赛道也会有众多企业进入,形成众多小而美的门类。各个门类发展的过程中,也会有领头羊逐渐出现。

“可能一些门类就是小而美的,如果能够做成全国性企业,自然也会有较大体量。但发展一定不能盲目求大,一定是要建立在课程效果、企业管理体系的基础上。”

对于仍处于政策风口上的素质教育,王励弘有着更加理性的思考。“未来5年,超过50%的工作机会都会被人工智能所取代。应对未来的变化,教育要做的是培养孩子真正的能力。”

在近日于北京举办的媒体见面会上,她将打造“数字化跨学科素质教育新生态”作为瑞思教育今后的发展方向。

“今天的教育公司一定同时是内容公司和科技公司。”王励弘强调,教育公司的天生属性是“学习”,以此促进知识的积累和能力的发展,其次则应该是科技的应用,从前端招生的数字化营销手段,到教与学的课程打造,再到平台管理的信息化,瑞思已经在相应方面作出了很多努力。但她也提醒到,先进科技的运用并不直接等同于教学质量的优化,如何运用科技、达到怎样的效果,都是需要教育者深思的问题。

面对当今教育品牌的激烈竞争,王励弘表示,激烈竞争印证了市场的可持续吸引力,而瑞思教育也并不为此感到焦虑。回归教育本质,提供优质课程产品服务,才是瑞思工作中的最优先项。

“我看过这么多企业,真正因为宏观原因、行业特别不好死掉的有,但更多的是企业自己没有做好”

问:现在要开始从一个职业的投资人,转变为一个企业的职业经理人,您怎么看待这种变化?

王励弘:我最早在证券业,(从证券业到投资银行)是我第一次转型,当时投资银行是为中国的企业融资,我认为在市场的前沿能够做更多的事情。做投资银行很多年后,我觉得投资银行是一个中介,光有了钱,企业未必能发展得好,所以我觉得要从中介变成主导者,做投资人是主导,你(判断)什么企业有什么前途,你给他资源。贝恩是以企业发展为主旨的投资机构,认为投资创造价值,因为你能够把企业的价值创造出来,所以当时也做了一个从投资银行变成投资人的转型。

(这一次)从投资人到实业的转型,是发现真的实业是在更前沿棋牌,实业有价值,投资才能产生价值。今天就想把过去积累的经验,和从CEO身上学到的东西实践到瑞思上。

另外到底选哪个行业,我想了很久,我觉得教育行业会有很大成就感,教育能够影响一代一代的年轻人,影响整个中国的未来,是一个比较理想的实现价值的领域。

王励弘:我看过这么多企业,真正因为宏观原因、行业特别不好死掉的有,但我觉得更多的是企业自己没有做好,自己没有做转型升级,自己懈怠。

所以对我们来说,竞品永远会存在,而且存在的多也说明这个市场有吸引力,所以我不觉得有竞品这件事值得焦虑。我经常提到回归商业本质和教育本质。我其实比较少去担心某一天出现某一个概念,更多的是我们是不是遵守了市场本质,能否知道用户最需要的东西是什么,能否更新自己,让自己面对新的挑战,能否提供更高质量的新的内容和服务。第二,瑞思终究是一个大规模的运营商,怎么把学校运营好,把整个流程和管理做好,这些也非常非常重要。你可能做出一个非常有趣的课件,能够上几堂好课不难,但要想从0开始13年做到这么大的规模,还有很好的效率和商业回报,有教育的效果,这是比较难的,也是每天要想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