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 > 国内 > 正文

猝死的90后医生:疫情结束去湖北看姐姐

未知 2020-02-14 21:39

“他做事情都很认真踏实,不会偷懒,从不抱怨,自己又上进,我们院长很器重他,他本来是很有前途的。”

宋英杰的两根眉毛又黑又粗,弯弯地耷拉下来。医院张贴的证件照中,他身穿白大褂微微笑着,浓眉大眼。这名湖南衡山县的“90”后医生,从大年初一(1月25日)开始,连续多日在岳临高速东湖高速路口对过往人员进行排查,检测体温。

2月3日凌晨,宋英杰和同事在高速路口值班后,回到在医院的宿舍。同日下午,宋英杰被发现在医院宿舍内猝死。

新京报记者从湖南省衡山县委宣传部获悉,东湖镇马迹卫生院药剂组副组长、28岁的宋英杰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工作中,多日连续超负荷工作,因劳累过度引发心源性猝死,因公殉职。

曾在同一个科室的医生阳丹说,宋英杰很年轻,看起来身体很不错,平日里不抽烟、不喝酒、没有任何不良嗜好,每天还会抽时间去散步,发生这样的事情实在让人意外。

疫情发生后,根据当地卫生部门的统一部署,多个医院都抽调了人员,在辖区内各高速公路路口等进行值班,对途经、过往人社会员的体温进行检测、排查。宋英杰和马迹卫生院的副院长杨艳都在这支队伍中。

过年放假后,不少公共交通因疫情暂停,马迹卫生院一些外地的工作人员没办法返回医院。宋英杰家在本地,父母就在衡山县。“所以接到通知后,大年初一他就返岗了,我们从当天开始,一起在高速路口值班。”杨艳说,在高速路口的测温排查值班每天“三班倒”,每一班值8小时。

最大的感觉就是冷。杨艳说,他们虽然穿着白大褂和防护服,但恐惧和紧张一直都伴随着,高速路口风很大,感觉格外冷。

宋英杰从初一“开工”后没有正常休息。除了临时在高速路口的值班,他是医院药剂组副组长,因为医院人手不够,在没被排班的白天,他就在医院的药房里,负责药材的管理、分发、盘点等日常工作。

2月2日下午4点接班开始对过往人员测温排查,到当晚12点下班,杨艳并没有发现宋英杰有什么异常。在凌晨交班后,两人从高速路口回到医院,各自回宿舍休息。

2月3日,有同事给宋英杰打了电话没人接听。知道他前一天值班到夜里12点,同事以为他在休息,就没有再打扰他。下午两点多,杨艳在群里发消息,招呼大家下午在单位吃饭,也没有得到宋英杰的回复,杨艳没有在意。

下午5点左右晚饭后,杨艳又给他拨了两个电话,还是没人接。“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,不管是消息还是电话,他都很快就会回复。”杨艳觉得奇怪,就去宋英杰的宿舍敲门,里边没人应答。

再打电话,铃声从里边传出。杨艳心里有不好的预感,和闻讯赶来的同事一起把门踹开。叫宋英杰的名字,没得到任何回应。同事发现,宋英杰早已没了脉搏,身上也已冰凉、僵硬。

在值班的间隙,宋英杰有时会和杨艳聊天。2月2日晚值班时,宋英杰说,希望这场“战役”能早点结束,等疫情过去,他一定要去看一下定居在湖北的姐姐。“因为疫情,姐姐回不来这里,他很担心,天天都和姐姐视频。”

宋英杰和姐姐很亲。同科室的医生阳丹记得,宋英杰姐姐去年刚生了二胎,他经常和姐姐视频,喜欢在视频里逗逗小外甥。同事们聊天的时候,宋英杰也会不经意提到,自己的小外甥又做了什么有趣的事情,满脸开心。

从2015年4月开始在马迹卫生院工作后,宋英杰回家的频率并不算高,但杨艳经常能看到他和家人视频。“他性格很好,不光是和自己的爸爸妈妈、姐姐视频,他还经常和他的叔叔、堂姐视频,还会和我们聊他的姑姑、堂弟,一家人关系都很好。”

在阳丹看来,宋英杰是个“很重情义的小伙子”。卫生院的工资不算高,她记得,宋英杰的一个大学室友在四川结婚,他花了好几千买机票去参加同学的婚礼,说是“一定要去,不去不行”。

同事们也喜欢和他一起玩。宋英杰喜欢唱歌,是个十足的“麦霸”,尤其喜欢唱谢霆锋和薛之谦的歌。在阳丹的印象中,每次医院里一大群同事唱歌,只要宋英杰一来,气氛马上就能热闹起来。

之前在马迹卫生院工作的曹桦(化名)道出了其中缘由。宋英杰会唱的歌特别多,同事里有人刚开始放不太开,或者对歌曲比较生疏时,他就会和别人一起唱。虽然是个小伙子,但在曹桦看来,宋英杰“心思细腻得很”。

办公室的同事们也享受宋英杰“心思细腻”和“热心肠”的福利。女同事搬不动的水桶,都是宋英杰在换;大家一起做饭聚餐时,他从择菜、洗菜打下手开始,一直参与到最后的炒菜、洗碗;卫生院到县城距离不近,每天只有两趟班车,宋英杰的小轿车成了单位不少人的“紧急用车”。

“他好积极的,好阳光的,好正能量的,从来没有抱怨过,是很不错的小伙子。”曹桦操着一口湖南口音感慨,在宋英杰身边,经常能感受到他的阳光。

两人偶尔会下象棋、打乒乓球,曹桦长宋英杰几岁,经常劝他要赶快找个女朋友,他总是笑笑,有热心同事帮忙介绍对象,也没有什么结果。

曾在一个科室的阳丹理解他。参加工作几年,阳丹经常看见宋英杰在办公室看书,还经常和她借专业书籍看。几年时间,他通过了药剂师、职业药剂师等多个考试。

药房工作专业、繁琐,但阳丹从来没有看到过宋英杰和谁红过脸。同事在工作上要求帮忙,他也不会拒绝。之后,阳丹翻看了两人之间的聊天记录,“好多都是我临时有事,让他帮忙代班的,他每次都答应。”

在阳丹看来,宋英杰原本有着光明的前途,“他做事情都很认真踏实,不会偷懒,从不抱怨,自己又上进,我们院长很器重他,他本来是很有前途的。”

得知出事消息的当晚,曹桦也几乎彻夜未眠,“眼前都是他的样子”。他替宋英杰可惜,觉得年纪轻轻,甚至还没来得及享受过人生。

他转发了宋英杰的照片悼念。照片里,宋英杰穿着白大褂,站在东湖高速路口收费站前。在口罩和护目镜的掩映下,很难看清他的表情。